诡道修仙:我能豁免代价_第一章 修行诡异的代价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章 修行诡异的代价 (第1/3页)

  早市上熙熙攘攘,人流相互簇拥着,哪怕是绵密的阴雨,都无法阻碍摊贩以独特的唱腔叫嚷。

  突然间,人群寂静无声,他们目光充斥惧意看向某处。

  两位脸色阴沉的衙役用木板抬着具麻布包裹的尸体,从巷子里走了出来,鲜血顺着木板滴落在青石砖块上。

  人群窃窃私语。

  “又死人了?”

  “太晦气了吧。”

  “这个月怕是第三回了……”

  “勿视,勿视。”

  民众见此四散离开,就连各摊位都慌忙收拾东西,像是在躲避着瘟神。

  两位衙役如若无人的将尸体搬运到了较为空旷的地方。

  年长些的衙役身穿黑衣,身形干瘦,眼眶微微凹陷,给人一种劳疾在身的感觉。

  他的袖口绣有“府许差役”,腰间拴着根两尺的水火棍。

  衙役虽是身处官府,但不过是衙门内供驱使奔走的差役隶卒人,水火棍只用作护身的器物。

  另外一名年纪尚轻的衙役十三四岁,穿着的黑衣略显不合身,也没有“府许差役”的字样。

  此乃白役,往往在正式的衙役手下当差,数年才能得以升任。

  他们放下尸体。

  领头的衙役因为搬运重物忍不住咳嗽起来,几息才得以停止。

  白役关切的问道:“青哥儿,没事吧?”

  衙役声音沙哑低沉的回答道:“老毛病了不碍事,小武你在这看着,我去店铺里了。”

  “青哥儿……”

  小武显得很畏惧,他双腿都有些打颤,声音更是细若蚊蚋。

  “放心,去去就回。”

  名为任青的衙役拍了拍小武的肩膀,快步朝巷口走去。

  他的脚步略显虚浮,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,可见内心绝不是表面上那么淡定。

  任青走进巷子的深处,一股子血腥味扑鼻而来,浓郁到让人反胃的程度。

  破旧的书铺映入眼帘,门口还站着两个二十不到的白役,他们见到任青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  “差人。”

  任青向两人点了点头,然后开口说道:“想吐就吐,然后赶紧进屋收拾东西,必须尽快完成,你们总不想呆在这儿吧?”

  “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