择日飞升_第二章 怒犯天条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二章 怒犯天条 (第1/3页)

  许应早就破罐子破摔,给绿袍神灵磕个头就算祭拜了,至于香烛水果,想都别想。

  他自己都没得吃,更何况上供神灵?

  被那绿袍神灵点名的其他两个村民,却是面色惨淡。

  村民蒋路是个四十多岁的人,老得像是八十多岁一般,满脸褶皱,身子岣嵝,颤颤巍巍道:“神灵老爷,小老儿饭都吃不上,昨天晚上只啃了点树皮,官差老爷又来勒索杂税,哪里还有东西孝敬……”

  绿袍神灵瞥他一眼,冷笑道:“你孝敬官差,不孝敬我?当我还比不上官差吗?”

  蒋路不敢说话。

  绿袍神灵眼珠子一转,道:“你不是还有女儿吗?把你女儿献给我,我做你女婿,保你一辈子丰衣足食!”

  蒋路两腿一软,跪地道:“回神灵老爷,昨天晚上官差老爷来勒索杂税,小老儿交不上税,官差老爷就把小女带走了,说可以免了小老儿的杂税……”

  绿袍神灵冷哼,酒坛子大的拳头砸过来,怒道:“你不是有两个女儿吗?还想藏一个?”

  蒋路被一拳砸出数丈,撞在对面的墙上,断开的肋骨刺穿胸口,断骨茬子露在外面,嘴里汩汩的流着血。

  祠堂中众多村民一个个瑟瑟发抖,既不敢怒也不敢言。

  许应死死捏紧拳头,只当自己没有看见。

  那是神灵,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威严,等闲人面对神灵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念头。就算是许应自幼修炼太一导引功,面对绿袍神灵也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儿。

  而且,干爹和祖父自幼就教导他民不与官斗,不与神斗,捕蛇者冒着生命危险捉毒蛇,目的是为了活下去。与官斗与神斗,就是自寻死路!

  蒋路想爬起来,却爬不起来。

  绿袍神灵喝骂道:“你另一个女儿呢?交出来,今天我就要和她洞房!不要不识抬举!”

  突然,蒋家田的蒋员外笑道:“神灵老爷有所不知,小的知道老爷看上了蒋路家的姑娘,因此花钱买过来,打算今天就送给神灵老爷。来人,把新娘子请过来!”

  绿袍神灵心花怒放,笑道:“还是蒋员外懂事。”

  他转眼看向其他村民,冷笑道:“你们连供品都没有,还想得到我的庇佑?今日,没供品的,你们家的农田一年只给三指的降水。连香烛都没有的,一毫水都没有,活该渴死你们这些王八蛋!还有你!”

  绿袍神灵指向蒋路,喝道:“原本打算让你做我老丈人,给你点好处!现在你女儿是蒋员外供给我的供品,与你没有半点干系!你两手空空,没有供品给我,今年你家里的田地,一毫降水都没有!”

  蒋路呆呆的坐在墙下,形容枯槁,脸上没有半点血色。

  田里不降水,庄稼就没收成。

  “我还怎么活?”他万念俱灰。

  绿袍神灵哈哈大笑,揽着新娘,笑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就洞房,不必等到晚上!”

  蒋员外连忙赔笑道:“现在就是良辰吉日!”

  许应默默转身,跟着人们向祠堂外走去。神灵娶亲这种事情他没有见过,但是听过。

  其他村镇也都供奉着神灵,有些村民日子过不下去,就把女儿献给神灵做媳妇儿。他听说潇水的水伯,甚至娶了一百多个女子,都是附近的村镇献给这尊神灵的。

  蒋路颤巍巍起身,许应见状走过去,打算搀扶他。

  蒋路与他的关系不坏,许应小时候被祖父从火场里救出,来到蒋家田,蒋路还给过他一个窝窝头,祖父让许应叫他阿伯。

  许应对此记忆很深。

  “阿伯,我送你回家……”许应道。

  突然,蒋路冲向墙头。

  “嘭!”

  鲜血溅了许应一脸。

  许应视线模糊,几滴血溅到他的眼睛里。他模模糊糊的看到这个老汉把自己的头狠狠撞在墙上,血迹一下子把白色的墙污染,像是冬季雪地里的一树梅花。

  许应耳边嗡嗡作响,大脑瞬间空白。

  “阿伯……”

  他伸出手,却看到蒋路破碎的脑袋贴在墙上,尸体缓缓的滑下,在白墙上画出梅树的茁壮树干。

  这老人的尸体,像是梅树的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